世界之眼

同行的人说这是工业文明的衰落
我倒觉得这更像一个帝国
从巨兽的骨架里依稀可以看到往日的辉煌
原本吵吵闹闹的我们变得安静下来
因为再大的声音在这里也会被吞噬
十月的阳光穿过厚厚的尘幕
丁达尔效应在这里是最明显的
踏着厚厚的泥土
想象着最后一炉炽热而又火红的钢水涌出
似乎可以看到老工人们流下的眼泪
60年对人而言也不是个小岁数了
而对于它已是垂暮
我想
我们只是一群给它送行的人
那么有缘再见

旧城市的骨架
就这样清清楚楚的展现在眼前